首页 电视直播 党媒聚焦 今日头条 搜狐号

头条

来,咱们聊聊巡河这回事

来源:湖南日报 发布时间:2018-05-04

  注意,这个巡河不是象棋术语,是指河长的一种履职方式。

  昨天上午,省委副书记、省长、省总河长许达哲带队经湘江入资江,乘船实地查看河道管理、砂场整治、堤岸除险加固等工作,一同前往的还有省级河长陈向群、隋忠诚。

blob.png

5月3日,许达哲率领14位市州河长巡查湘江、资江

  同时出发巡河的还有另外两组人马,分别由省级河长陈文浩、戴道晋带队,乘船巡查了澧水、西洞庭湖和沅水情况。

  省级河长分成三路,全体出动,14个市州长也是市州河长全体参与,省直有关厅局主要负责同志参加。如此高规格、大规模的巡河,是我省全面推进河长制以来的首次。


覆盖
  这次巡河,也是昨天下午在益阳召开的省2018年全省总河长会议暨洞庭湖生态环境综合治理会议的内容之一。

  会上,省水利厅汇报了湖南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的情况。其中有两个数据令湘伴君印象很深——3.57万、30.24万。

1525421600580498.jpg


  先说第一个数据。

  湖南从去年起全面推行河长制,在全国不算早,但行动极为迅速,一年时间实现了五级河长全覆盖,从省到市到县到乡乃至到村,做到了每个行政区域、每条河流、每个河段都有河长。目前,湖南共明确各级河长3.57万人。

  湖南河流众多、水系复杂。大大小小河流超过5000条,流域面积50平方公里及以上河流就有1000多条。除了各级明确的河长外,还有很多民间河长。大河长、小河长,每个河段都有人管有人治。这个3.57万,意味着湖南河流管理保护责任的全覆盖。

  河长制有什么好处?专家的观点是,过去“九龙治水”,令出多门,现在变多部门治水为党委政府统筹治水,扭转地区分割、部门分治的状况,统筹“山水林田湖草”各种要素,兼顾河湖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开创了协同治水新体制,形成了系统治水新局面。

  简而言之,各级党委、政府一把手担任河长,推动治水的执行力,特别强。

 

  再来看第二个数据。

  水情是湖南最大的省情。对湘江母亲河、洞庭湖母亲湖,湖南的决策者态度非常明确:要为子孙后代留下一江(湖)清水。省委书记杜家毫多次深入湘江、洞庭湖调研,高位推动湘江保护治理、洞庭湖生态环境治理。早在2013年,杜家毫履新湖南紧抓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湘江保护与治理,大年初二骑自行车沿江调查湘江水质的故事更被广泛传播。党的十九大和今年全国两会闭幕后,杜家毫又先后两次深入洞庭湖腹地调研湖区环保治理情况。

  省长许达哲到湖南工作后,曾用“治水修路办学兴业”概括湖南要办的民生事业,在这些民生大事中,“治水”排在第一位。2017年10月30日,担任湖南省总河长的许达哲签署第1号总河长令,要求全省各地立即全面开展河长巡河行动。许达哲身先士卒,先后4次对长江、洞庭湖、资水、湘江进行巡河巡湖,其他省领导也自觉担当河长职责,5位省级河长先后开展巡河达15次。

  主要领导高位推动,示范效应不言而喻。全省上下闻令而动、向水而行,2017年,各级河长累计巡河达30.24万人次,各级各地区共召开河长会议620余次,开展督查达670多次。这个30.24万人次,意味着各级河长巡河的足迹覆盖了三湘四水。

  可以看到,各级河长正在用实际行动宣告守护河湖的决心。最新成绩是,湖南已顺利完成中央中期评估,提前完成全面建立河长制工作目标。湖南省水利厅提供的数据则表明,全省河湖面貌有了较大改变,2017年全省地表水水质监测总体为优,“四水”干流Ⅰ-Ⅲ类水质断面占93.6%,相比2016年提升了3.9%。



  问题

  没有调研,就没有发言权。巡河,实质上是一种针对问题的调研。

  河长通过实地巡河,能够最直观、最直接地发现自己所负责的河段存在什么问题。

  昨天上午,许达哲在巡河的过程中就发现了不少问题。

  行船途中,见到一艘“僵尸船”横卧河中,许达哲随即向同行的14个市州河长发问:现在各位管辖的范围内到底还有没有“僵尸船”?他要求大家按照属地负责原则,加强对水域内船只的管理,违规违法的必须坚决处理掉。

  船行至湘阴县南湖洲镇资江段,发现河道建房问题严重,许达哲的态度很坚决:只要是违法违章的就要拆除。各地还要对临河的新建民房科学规划、严格规范,避免类似情况再出现。

  河岸上,一座砂石码头出现在视野里,许达哲再次发问:全省河岸线上目前有多少砂石码头?全省生态环境可承载的河道采砂年产量是多少?目前实际生产总量有多大?必须清清楚楚,从顶层设计上确定好采砂区域及生产限额,绝不能因为采砂破坏洞庭湖和长江的生态。要切实刹住违规违法的河道采砂行为,对河道采砂审批权限进行规范,对县一级审批的、已过有效期的采砂资格一律取消叫停。在有效期内的,也要进行备案,严格监管。

  巡河途中,通过实地查看、听取情况以及同市州河长们进行座谈,许达哲一共梳理出蓄洪垸预案准备不充分、“僵尸船”清理不全面、水源地及敏感水域排污口清查整治不到位、河道采砂治理、砂石码头整治、河岸污染物堆积、民房建设占用河道洪道等12项问题,并一一叮嘱随行的分管副省长、省直部门和市州政府负责同志拿出行之有效的措施加以解决。

  直接解决具体问题是一方面,举一反三解决同类型问题更为重要。

  除1号总河长令外,半年多来,许达哲还先后签署了3道总河长令,也都针对的是实实在在的突出问题。第2号总河长令剑指“僵尸船”,即河道内长期停泊、无人管理的船只,经过4个月努力,全省共清理整治3193艘“僵尸船”。

  今年3月签署的第3号总河长令,要求围绕洞庭湖及湘江流域工业污染、养殖污染等问题开展重点排污源整治;第4号总河长令,则要求围绕居民饮水安全问题,对县级以上地表水集中式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的突出环境问题开展整治。

  这些决策,都源自于许达哲调研中所发现的问题。去年以来,许达哲赴全省各县市区调研了71次,其中13次主要围绕生态环保和污染治理展开,其中包括对资江、湘江、洞庭湖、长江湖南段岸线的4次巡查。


深化
巡河已成常态,巡湖也即将被列入全省各级“湖长”的行程表。
昨天下午的的会议公布了省两办印发的《关于在全省湖泊实施湖长制的意见》,明确今年年底前我省湖泊将全面实施湖长制。

  这份《意见》信息量有点大:

  副省长隋忠诚担任东洞庭湖、南洞庭湖及黄盖湖湖长,副省长陈文浩担任西洞庭湖湖长;

  总河长对辖区内河湖管理保护负总责,最高层级湖长是湖泊保护的第一责任人,其他各级湖长对湖泊的管理保护负直接责任;

  建立湖长制考核问责机制,将湖长制考核与河长制考核工作一并推进,考核结果作为各级党政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和防汛抗灾责任落实等的重要依据;

  实行湖泊生态环境损害责任终身追究制,对造成湖泊面积萎缩、水体恶化、生态功能退化等生态环境损害的,严格按照有关规定追究相关单位和人员的责任;

 ……

  从担任湖长的人员配备和考核问责机制看,省委省政府可谓是出重拳、下苦功了。

  有伴粉可能会问,2017年湖南已经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其中就包括对湖泊的治理。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出台文件实施湖长制?

  因为,与河流相比,湖泊的水源和污染源更复杂,管理保护难度更大,唯有采取更严格的措施对湖泊进行系统保护和治理修复,将江河水系都纳入最严监管之下,才可能真正实现绿水青山、碧波荡漾的宏大愿景。

  “河长制”基础上有了“湖长制”的补充,河湖管护责任更加明确。很多河湖实现了从“没人管”到“有人管”、从“多头管”到“统一管”、从“管不住”到“管得好”的转变。而治理范围缩小、措施更具针对性,正是治水理念不断深化的表现。

  推行河湖长制只是开始。会上,许达哲点出了奋斗目标:以河湖长制为抓手,坚持依法治理、科学治理、系统治理、重拳治理,依靠科技创新推进治理,努力把湖南段长江岸线变成美丽的风景线,把洞庭湖区变成大美湖区,把“一湖四水”变成湖南的亮丽名片。


责任编辑:陈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