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视直播 党媒聚焦 今日头条 搜狐号

乡间流淌是真情

汗水与泪水的结晶 —后记

来源:岳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7-25

 这是汗水与泪水凝结的文字。每个字符就是一滴汗、一滴泪,是咸与涩的交融,是情与爱的结晶。

《简·爱》是一部带有自传色彩的长篇小说,它阐释了人的价值=尊严+爱。贫困户有尊严,需要尊重,需要被爱。报告文学《乡间流淌是真情》阐述的就是党和政府对贫困户的尊重和关爱,是广大扶贫队员对贫困户的真情奉献。

 2017年9月6日,我带领十三名从事戏剧创作的艺术家到平江县、岳阳县、汨罗市等地农村采访扶贫干部,创作舞台戏剧。采访过程中,扶贫干部的事迹深深拨动了我的心弦,特别是两名女队员长期扎根山区更让人感动。扶贫干部同样是父母生、父母养,有血有肉、有父母亲情,也有儿女情长,但为了党的脱贫工程,他们抛开了一切,全身心投入到偏远农村的扶贫工作中,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有责任有义务宣传他们、传播他们。于是拿起手中的笔,为他们高歌。起初写了两篇报告文学,一篇是《闪烁在大山之巅的玉石—胡洁》,另一篇是《绽放在铁山水岸的兰花—曹岳兰》,交给了市委组织部副处级组织员、市驻村办副主任冯建军和驻村办副主任吴学文手里。他们对作品内容给予了肯定,要求还写一名市档案局驻华容县章华镇凤形村女干部刘珊,有三位女干部的形象让作品更丰满。我受命赶赴华容县章华镇凤形村,实地采访了刘珊,当晚写出了《飞翔在凤形山下的凤凰—刘珊》文稿。三篇作品冠上了一个总标题《撒向深山的情与爱—记扎根山区扶贫一线的三位巾帼队员》摆到了他们的桌上。他们向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王瑰曙和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市委驻村办主任任栩栩两位领导汇报,得到了两位领导的认可。两位领导认为,宣传优秀扶贫干部就是更好地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扶贫思想和扶贫理论,就是更好地加强驻村帮扶工作,推进脱贫攻坚步伐,促进脱贫攻坚工作上台阶、上水平,要求从市直单位中再挑选出二十几位扶贫干部来采写。于是,我开始了漫长的采写过程。晚上挑灯熬夜,节假日埋头苦写,半年时间,二十二名市直单位优秀队员稿子落地了。市直优秀队员的稿子刚写完,领导要求各县市区推荐一至两名优秀扶贫干部来一并采写。于是,带着责任,我又追逐着县市区扶贫队员的足迹,走访在烈日下、狂风暴雨中,走访在乡村泥泞路上。

特别有意思的是,作品开头《撒向深山的情与爱》中《飞翔在凤形山下的凤凰》,写的是发生在华容县章华镇凤形村在凤凰已去,留下凤凰身影形状的大山里帮扶脱贫的故事。巧合的是,根据姓氏笔画排序,作品结尾,写的也是凤凰村里发生的故事。它在平江县南江镇,没有特意安排,纯属巧合,与华容县章华镇的凤形村,一东一西,相距数百公里。这里,凤凰居高远眺,翘首以待。它翘首以待的是什么?应该是山里的变化,困难群众生活的改善。从而,作品有了“凤头凤尾”“虎头凤尾”的结构,前呼后应,而不是“虎头蛇尾”“无头无尾”了。吉祥之物“凤凰”把整部作品首尾相连,紧紧串连起来,构成了作品不散的“神”。

采访过程中,得到了各县市区委组织部及驻村办领导的重视,县市区常委、组织部长亲自组织,并安排分管驻村工作的副部长自始至终陪同采访。各级各地各部门领导重视,给了我创作的动力。扶贫队员带着感情去扶贫,人人都有感人的故事。每次下乡进村,我总是含着泪水采访,回来后又是含着泪水写作,带着感情写作。四十位扶贫人物,他们做的都是扶贫工作同一件事情,写一个人容易,写两个人也容易,写四十个人物对别人来说不难,但对我就难了。难就难在从不同的人物中寻找不同的特点,寻求不同的个性。报告文学不能像小说一样虚构,真实是报告文学的生命。所以,扶贫队员身上发生的故事只能真实客观地描述出来,都是工作、家庭和扶贫队员身上的故事,难免乏味。写作本身是一门枯燥无味的苦差事。在这枯燥乏味的事情中去写同一件事,就更是味如嚼蜡。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内利用工作之余采访,并利用业余时间写作,为了不影响完稿时间,几乎是晚上和节假日就埋在书桌旁,熬夜是经常的事,晚上一两点躺在床上还想着稿子的内容,有了好的思路,爬起来继续往下写。冬天里,坐到电脑上经常冻得全身冰凉还没有冷的感觉。春节七天长假,几乎是在电脑上度过的。

采访写作几次让我病倒,但为了扶贫作品尽快出炉,却仍然坚持抽时间采访,挤时间写作。记得2017年10月29日,星期天,去平江县采访扶贫干部头天晚上,身体突然感到不适,估计是感冒上身了。那个晚上,身体冷一阵、热一阵。但约好了采访对象又不能让对方白等,扶贫干部的时间像黄金一样宝贵。早上七点钟的商务车,六点钟,天还没完全亮,敲开药店的门,买了中药西药一大包。赶到平江采访完市委驻平江县扶贫总队队长胡昂后,人完全支持不住了,头晕目眩,眼泪簌簌地流,全身骨头里像有虫子在爬动,酸痛难受。把带的药品加量吃下,继续往下一站南江镇罗洞村出发。坐的私家出租车,夹在后排的中间位置,左边是七十多岁的老娭毑,右边是位拉着一个三岁孩子的高龄孕妇。近两个小时的车程,我夹在中间左不能歪,右不能倒,汪汪流出的眼泪把两包餐巾纸擦完了。不知是高烧的缘故还是流眼泪的原因,眼前一片模糊,看不见前方的事物。想请司机把我放下在路边打个点滴。但下车了又担心难找到去罗洞村的车辆,于是咬咬牙,还是坚持着。到了罗洞村已是下午四点多钟。罗洞村在山顶上,属于托在半空中的“云中村”,蓝天下的白云从村民的房屋边擦过。在村上,市工商联驻罗洞村扶贫队长何青锋见我病得不轻,找来了村上的赤脚医生,打了两支退烧针,给了两包退烧药吃了,人才慢慢感到舒服些。连续三个晚上,被子汗湿了左边睡右边,正面湿了就把被子翻个面来睡。几天时间就是这样坚持下来了。也就是这几天,妻子冠心病发作,一天四次吃随身携带的救心丸来缓解。妻子身体一直不好,膝盖做过手术,甲状腺也做过手术,还有严重冠心病、支气管哮喘。我到县区采访,心里也担心她的身体,害怕冠心病发作没人在她身边。为了完成优秀扶贫队员的稿子,也只能跟扶贫队员一样,把她放在考虑之外了。

责任编辑: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