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视直播 党媒聚焦 今日头条 搜狐号

乡间流淌是真情

高山难隔爱民心 —记临湘市发改局派驻长塘镇 何洞村帮扶工作队长、村支部第一书记李毅

来源:岳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7-25

农历六月,湘北大地,如画家笔下的水彩,蓝天白云,青山碧水,一幅美不胜收的画卷。

受岳阳市委驻村办安排,笔者去到了江南小城—位于湘北门户的临湘市,采访该市发改局驻长塘镇何洞村扶贫队长兼村支部第一支部书记李毅。从驻村办提供的资料了解到:李毅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华中农业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长塘镇工作,先后担任副镇长,政协联络办主任(正科级)。

2011年进城,调入临湘市发改局任办公室主任,后任党建办主任。一路上,稻田里的禾苗怀胎待穗,一片葱绿,丰收在望。小鸟唱着幸福小调,在田间、在路上欢跃。稻田中间,偶尔出现在眼前的绿色荷叶上粉红色的荷花,争芳斗艳,如脱贫家庭女人的笑脸。从泥土里钻出来,举在半空的莲蓬,似贫困户的储仓,殷实饱满。

车辆进入临湘市,向北进发十公里,通过一条隧道,便到了有名的荆竹山下。这里是李毅曾经抛洒汗水的红士村。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是高山翠绿,稻田葱绿,流水碧绿,仿佛就是绿的世界。山顶上的风力发电机叶轮无忧无虑悠闲自在地转着。这是临湘市的最北端,20173月,李毅被单位派到这里,让这里贫困群众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2017年底,红士村脱贫后,他又转战到了临湘市的最南端长塘镇何洞村,在那里把真情、把汗水撒下。从此,那里又有了欣欣向荣的景象。巍峨的方山可以作证,高高的荆竹山可以作证。

一、红士桥旁,“红心”一颗帮贫民

记得李毅刚来红士村时,正是春节刚过,天气还有些寒冷。他住在废弃的学校里,一间十来平方的房子,左边是大山,右边是农田,背后是通村简易公路,前面是祠堂的废墟。右边农田中间有条小河,从几条山坳里流出的泉水在这里汇集。小河四季流水不断,河水清澈,如山里人一样纯洁。小河上有座石桥,山里人叫它红士桥。为什么叫它红士桥,原因没有考究,可至少寄托了山里人的某种愿望。红士桥有悠久的历史,有生动的故事,山里人为寄托他们的愿望,把村子也跟着叫了红士村。李毅来到红士,在这里开始编织着他鲜为人知的故事。

红士村范围大,面积广,农村居民1314户,总人口4841人,山林面积2.5万亩。从20173月起,在红士村的山村路上,就多了李毅忙碌的身影和“突突突”摩托车的声音。他夹着一部南方牌摩托车,像一只穿行在山里的豹子,穿东家串西家,哪家有困难,哪里就有他摩托车的声音。白天忙碌了一天,晚上回到阴冷潮湿的房间里整理资料。他的房子在一楼的楼梯间,没有电视,没有空调,两张破旧的课桌就是他的家当。整理完资料,难以入睡,走到河边听流水,坐在桥上看月亮。乡村的夜深沉得像张油画,墨绿色的天幕下,厚重的山峦隐隐约约,山脚下闪烁着光亮的,是山里人温馨的家。一轮圆月挂在荆竹山的树梢上,把银辉涂在墨绿的田野里。乡村的夜晚有些凉意。这天夜里,他想家了。想着忙忙碌碌的妻子,想着孝顺懂事的女儿,他自然也想到了来红士村时领导交给他的任务。这时,李毅感到肩上多了一种无形的担子。

通过走访调查,8户不符合贫困条件的贫困户马上剔除,新增唐云华、谢正国、唐必生、何春明和返贫户张永保、谢俊平。六十多岁的张永保身体多病,四十多岁才讨个精神病老婆,生育一子,名叫张大,患有智力和语言双重障碍,属于一级残疾。老婆几年后死亡,抛下精神病的儿子。儿子随时随地会拉屎拉尿,十八岁了还不得不给他穿着开裆裤。病情经常发作,长期需要药物维持,生活靠两百多元的低保度日。三十三岁的彭辉金同样患有精神病,每年8000元以上的医疗费没有出处,父母体弱多病。这些,李毅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找到民政部门反复请求,为张永保和他儿子张大及彭辉金一同申请解决了五保户问题,使两位精神病人吃药住院有了保障。

五保户丁先红、谢金海都是花甲老人,虽然吃饭问题有了保障,但住房条件极差,屋顶塌陷,墙面开裂,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李毅召开村支会,采取村里兜底方式帮他们一户户把房子建起来。李毅平日非常节俭,但对贫困户却大方慷慨,经常自己掏腰包送慰问金,买生活用品送到他们家。天气渐渐热了,住房温度高,李毅舍不得买台空调自己享受,而是从家里搬来一台老式电扇,陪着他度过一个又一个难熬的夜晚。他也舍不得买台热水器,把井水装在桶里放在太阳下晒热了晚上洗澡用。贫困户谢金海房子建成后,为了让他能收看电视节目,李毅出钱帮他装电表、接水管、买电视机,让寂寞孤独的老人感受到了党的扶贫政策英明,感受到了社会的温暖。

责任编辑: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