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视直播 党媒聚焦 今日头条 搜狐号

乡间流淌是真情

头枕波涛听民声 —记华容县农业局派驻团洲乡 团华村帮扶工作队长、村支部第一书记刘世杰

来源:岳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7-25

华容县团洲乡团华村原来就是洞庭湖的河床,大跃进时期围湖造田,才有了今天的团华村,才有了村子里近5000人休养生息的土地。团洲乡资料显示:团华村是全乡最大的村。1192户4847人,32个村民小组,15600亩耕地,其中贫困户80户204人。自建村以来,他们枕着洞庭的涛声,过着十分艰难的日子。2017年5月,刘世杰带着扶贫的责任来到这里,先后投入400多万元硬化公路5.4公里,拓宽8公里,维修机耕路15公里。新建水利设施7处,维修7处,安装太阳能路灯38盏。修建60千瓦光伏发电站一座,800平方米的村民服务中心一个,200平方米的老年照料中心一个。发展稻虾套养5000多亩,农民增产又增收。团华村贫困发生率降至1.56%,顺利通过湖南省脱贫攻坚考核验收,摘掉了戴在团华村人头上沉重的贫困帽子。

刘世杰出生于七十年代初,1991年学校毕业,在华容县农业局工作。2012年4月挂职担任东山镇牌坊村第一支部书记。2013年3月调县农产品质量检验检测中心(独立副科级事业机构)任主任。2013年和2016年被华容县委评为优秀干部。曾4次被县政府记三等功,14次受到县人民政府嘉奖,3次被省农业厅评为农技推广先进个人,两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场景一:走在烟波浩渺的洞庭湖边的田间地头,接到父亲在医院做手术的电话,他心如刀绞般的隐隐作痛……

深秋的茫茫湖区,成熟的稻田一望无际。阵阵湖风吹来,稻田里金浪泛起,一派喜人的景象。刘世杰走在金浪翻滚的田间,走村串户,匆忙的脚步记录着他的真情与务实。六十五岁的刘正根妻子患胃癌,多次住院积压了3万多元的医疗费无处报销。走访中,刘世杰得知了这个情况后,立即找县合作医疗办,经过三次交流汇报后,最终医疗办按最高比例报销了2万多元,给这个因病致贫的家庭解决了比较大的困难。刘正根妻子2017年7月去世前跟刘世杰说,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老伴刘正根以后的生活来源。刘世杰把她的话记在心里,跟农业局局长王仲湘汇报,很快得到王局长的重视,将该户列入自己的帮扶对象。花费2.4万元购买了600只鸡苗送进他家,并安排下属的蓄牧局技术员给鸡苗做了防疫。还在他家门口建起了100多平方米鸡舍。当年,刘正根就获利4万元。当刘世杰来到刘正根家核实扶贫政策落实情况时,刘世杰的手机响了,是他老兄打来的,说父亲甲状腺肿瘤在县人民医做手术,希望他赶快回家。

听到这个消息,像晴天霹雳。自下乡扶贫以来,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回家了,更谈不上看望八十多岁的父亲。母亲2015年患急性白血病去世后,父亲更加孤独,希望子女多回家陪陪他。可刘世杰几个兄弟姐妹都在外地,只有他跟六十岁的老兄在家里。刘世杰参加扶贫后,照顾父亲的任务全交给了老兄。听到父亲住院做手术的消息,刘世杰心如刀绞般的隐隐作痛,心中充满了惭愧,充满了内疚。他不由自主地向家的方向走去,想马上见到病床上的父亲。刚走几步,又停止了,他沉思了片刻,给老兄回了个电话,便又回到了刘正根的家里,继续忙手头的工作。

走访了解了刘正根,又去了下一户刘文海的家里。七十出头的刘文海性格孤僻,不愿与人交流,在他心目中,能解决他困难的只有神灵,只有上帝。有一天,刘世杰走进他家,刘文海正在破旧低矮的房子里烧香拜神。刘世杰进门跟他说,刘爹,你不要相信迷信,能救你的还是共产党。现在你马上就要搬新房了,应该感谢的是共产党。刘文海半信半疑,这漂亮的房子有我的吗?刘世杰说这房子绝对有你一套,共产党人说话是算数的。并通知他就在这几天搬新房。从刘世杰到他家落实易地搬迁的事,直到后来他住进了新房,这才相信共产党就是他的救星,扶贫干部才是他的恩人。

走完一户又一户,已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这时,刘世杰的手机响了,是他老兄催他快去医院的电话。此时,他真的想家了,想他在病床上的老父亲。于是,租了一台车向医院奔去。

他来到父亲住院的医院病房,推门进去时,病房内三个病号和陪护都睡着了,只有老兄静静陪坐在父亲病床前,望着双眼紧闭的父亲。见弟弟进来,老兄拉着他走出病房,把当天的手术情况作了介绍。手术很成功,只是父亲身体虚弱,等待恢复。这时刘世杰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场景二:去团华的车子没有掉头,仍朝着洞庭湖区方向驶去。烈日下,一辆载着贫困孩子梦想的车辆疾驰在金色的稻浪中。

农村贫困家庭的孩子考上了大学,作为父母,既是一件喜事,也是一件愁事。喜的是孩子有了奔头,愁的是沉重的学费和生活费负担。2017年8月,严桂平的儿子考上了大学,天天盼望的录取通知书也来了。他儿子知道家里拿不出学费,估计大学是上不成了,拿着红色的录取通知书左看右看,恋恋不舍。愁眉苦脸地坐在房间里的一把没有靠背的木椅上,痛苦万状。他儿子想去打工挣学费,但上万元的学费在短短个把月时间里,能挣得回来吗?况且,一下子也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他儿子想来想去,脑子里一团乱麻,突然举起通知书往屋外扔去。

严桂平上有近八十岁的父母,两口子五十多岁,身体不好,种点田地,家里没有其他来源,供两个孩子读书难以维持。上大学上万元的学费对他的家庭来说,根本就是天文数字。他儿子知道家庭情况,学习认真刻苦,从小学到高中一路凯歌。现在虽然高考考了个好成绩,但还是只能站在大学的门外,这难怪他如此伤心。想着自己的大学梦就此破灭,痛苦的泪水夺眶而出。

责任编辑: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