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视直播 今日头条 搜狐号

幻灯片头条

点赞:华容“蛙人”被推荐为“湖南好人” 让身边的好人好事更多

来源:岳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9-11

   2017年,为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湖南开展“湖南好人”评选活动,每个月根据层层选拔推荐,最后从展示的37人中评选出30人你我身边的湖南好人,“蛙人”徐庆九被推荐为“湖南好人”。


“蛙人”徐庆九


  徐庆九,湖南省华容县人。作为一名“蛙人”潜水抢险突击队队员,20年潜水“问诊”病险剅闸、封堵达千次,舍生忘死保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徐庆九1994年进入华容县塔市驿水管站工作,1996年成为华容县水利局潜水队队员,1998年在防汛一线大堤上火线入党,多次荣获“华容县人民政府防汛抗灾先进个人”荣誉,被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湖南卫视、湖南日报等中央、省、市主流媒体予以典型报道。1998年7月,团洲乡团福闸处出现重大险情,徐庆九带队潜到水深7米、纵深40多米处的箱涵,用人力提沙入水,搭建压渗平台,最终使险情得到控制。2010年7月,调关闸在关闭时,由于不明原因造成闸门无法关闭,使华容河水位不断上升,汛情告急。徐庆九潜水到14米深的水下,坚持作业30分钟,查明原因并解决问题。2016年7月,治河渡新华垸溃口,数万名群众受灾,徐庆九第一时间赶赴险情处,不顾溃口处水流湍急、暗漩翻涌,在潜水装备不适合入水的情况下,果断放弃潜水装备,跳入水中对缺口处进行勘察,并积极配合武警官兵开展封堵工作。2017年防汛期间,由徐庆九牵头组成的华容县防汛“蛙人”潜水抢险突击队奔波在注滋口、团洲、治河渡等6个防汛重点乡镇河堤,共摸排病险闸口、穿堤建筑物50余座,排除大小险情70余处。


  临危勇作为 洪峰之下垒沙墙

  1998年,连番暴雨,使长江爆发了全流域性特大洪水,华容县团洲乡因其连江靠湖的地理位置,洪峰侵扰情况严重。连接洞庭湖的团福闸处出现重大险情,水位线急速上升,洪浪裹挟着威势不停得冲击着河提,一旦溃堤,堤内无数耕地和房屋将在洪浪之中荡然无存,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面临严重威胁。危难之际,徐庆九带领3名潜水队员,身穿40多公斤的潜水设备,毅然潜到洪峰之下水深7米、纵深40多米的箱涵处险。经检查发现,箱涵的伸缩缝内正不断地翻沙鼓水,情况紧急,必须要用砂石袋在水下搭建一个压渗平台,但当时的条件和人员有限,徐庆九果断决定提沙入水,抢搭“生命台”。于是,徐庆九和队友频繁地浮出、潜入,每人每次只能提两袋砂石入水,周而复始,历经整整13个小时,终于在箱涵里面垒起了一个高1米、长3米、宽3.5米的压渗平台,使险情得到了控制。因心中记挂着险情,每隔两天,徐庆九都要潜水下去,观察险情变化。


  连续20多天,徐庆九奔波在全县抗洪救灾一线,连吃住都在赶往险情地的卡车上。还有一次,在东山镇砖桥大闸(4×4.75米)水下处理险情时,徐庆九被突如其来的巨大水吸力吸附在水下13米的闸门上,动弹不得。队友拼尽全力也无法将他拉开,救援绳更没法拽动。生死之间,徐庆九凭借着多年的工作经验,冷静地让队友拿来棉絮,在水下一点一点将棉絮塞入闸门的缝隙当中,与死神在水下搏斗了“漫长”的30分钟后,才艰难地从死亡线上逃离出来,但仅仅休息了10分钟,徐庆九再次穿上潜水装备,继续水下作业。

  沧海横流 以身冒险护家园

  2016年7月,黑云压城,暴雨倾盆,华容县治河渡新华垸突然溃口,汛情告急。翻涌的河水朝着垸内迅速蔓延,大面积农田、房屋顷刻间被冲毁,数万群众受灾。作为县里潜水中坚力量,徐庆九第一时间赶到溃口处,只见溃口洪水倾泻如注,水体浑浊、水流急、水温低、多处有暗漩涡水、水下环境十分复杂。徐庆九知道,如果下水稍有不慎便会被水流冲走,如果不下去溃口将会持续扩大,甚至会威胁到城区安全。没有时间衡量利弊,他主动请缨下水,以身冒险,配合武警官兵尽快控制险情。因溃口的影响,加上天气恶劣,许多水下设备无法派上用场,水下的可见度几乎没有,即使使用强光手电,水下的可视范围也不超过半米。激流之中,毫无保护装置的徐庆九,一次次奋力潜到溃口之下徒手封缺堵口,好几次差点就被洪水吸走。面对死神威胁,他没有丝毫犹豫和退缩,甚至不惜向生命借贷,只为尽快控制险情。


  2017年防汛期间,由徐庆九牵头组成的华容县防汛“蛙人”潜水抢险突击队连续半个多月奔波在一线抢险,往返注滋口、团洲、治河渡等6个防汛重点乡镇河堤,共摸排病险闸口、穿堤建筑物50余座,排除大小险情70余处。防汛后期,降雨停止之后,气温骤然升高。在团洲乡团北闸处险时,室外温度高达36至37摄氏度,每天徐庆九都要穿上厚厚的潜水服,将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戴起重达100多斤的潜水装置,多次潜到水深10多米、纵深60多米的箱涵内,了解和掌握河道、箱涵管理情况,准确分析汛情、水情,为高水位中的大堤安全度汛“问诊”,并准确提供第一手资料,使指挥人员能及时调整防汛方案。


  “蛙人”的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有太多的“蛙人”因为危险和不稳定因素,选择转业。也有许多人一提到“蛙人”第一时间想到不是危险而是刺激好玩,认为穿上潜水装备,在水下畅游是一件非常美妙畅快的事情。“内河水下的世界和电视中海洋世界真的不一样!”徐庆九感慨,海洋水清,下水可以看清水下世界,而在内河,“蛙人”不仅要背着100多斤的潜水设备,而且河水浑浊,大多数时候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没有方向感,一切都得由岸上人员通过供气管和信号绳向他传递消息。一旦发生危险,更多的是要想办法自救。

责任编辑:戴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