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视直播 今日头条 搜狐号

岳阳

《平江李住才,5旬病母天天盼你回》跟踪报道

来源:岳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03-29

  岳阳广电全媒体中央厨房讯(记者/长江信息报方讲求)“谢谢你们,谢谢好心人, 谢谢《长江信息报》终于帮我把儿子找回来了,让我们一家得以团圆……”电话中,朱满香满怀感激地连声对记者道谢。

  1月25日,长江信息报报道了平江县梅仙镇高古村三组,年仅18岁的李住才跟随姐姐徐婷外出打工后突然失联。8年间,其父亲病故,母亲患上了间歇性精神病,姐姐因为四处寻找他被迫离婚的报道后,岳阳新闻网所属各平台也转发了这条报道。远在广东省中山市“隐姓埋名”的李住才看到报道后,于2月15日大年夜回到了久别的家中。

  李住才为什么丢弃病中父母远走他乡,隐姓埋名8年不闻不问!?为什么躲避情同手足的姐姐徐婷的寻找?李住才身上又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道的故事?

  近日,记者再次赶赴平江,试图掀开李住才离家失联8年之谜。

 

  8年后相见一家人抱头痛哭,病母床前尽孝道

  

  到达平江县梅仙镇高古村三组时,已是中午时分。徐婷正和一个高高瘦瘦,着装纯朴,白皙的脸上冒着汗珠的男子,在地坪前整理刚从山中搬运下来的柴火。徐婷告诉记者,这就是他失联了8年之久的弟弟李住才。

  2月15日,大年三十晚上,高古村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李家并没有过年的热闹气氛,显得格外冷清。李母因为思念8年未归家的儿子和腰椎间盘突出的疼痛,早早就躺在了床上。徐婷抱着女儿烤着火,有心无心地看着电视。就在这时,一个背着大包小包的男子走进了家门,那个模模糊糊的人影说:“姐,我是住才。”一听到弟弟的声音,徐婷来不及放下抱着的孩子,几步就跑到了堂屋中迎接着弟弟,边喊着“妈,弟弟回来了,弟弟回来了。”李母朱满香听见了,一下子跳下床,鞋也没穿,光着脚急忙跑过去:“儿子你可回来了,回来了就好!”三个人抱在一起,大哭起来。“我对不起妈,叫你操心了,对不住爸爸,没有在病床前尽孝!我对不起姐姐,为难你了,让你受苦了……”三个人哭着说着。徐婷回忆起当时弟弟回来的场景,禁不住再次流下了喜悦的泪水:“后来我睡在床上,认为弟弟回来了还是在做梦,我就不时用手揪着自己的肌肉,来证实自己不是在做梦。”

  闻讯赶来的乡亲们,渐渐坐满了一屋子。8年的离别,望着熟悉和陌生问长问短乡亲的关怀,李住才很是感动。

1522312154648962.jpg

  在李家的火堂边,李住才谈起家庭中的往事和8年没有回家的原因,很是愧疚……

 

  外出打工只为心中的誓言

 

  “家里的条件这么差,父亲的心脏病又这么严重,全靠着病中的母亲和姐姐,自己还算什么男子汉。”目睹家里生活经济状况的李住才,心中暗暗发誓:“ 一定要让全家过上好日子。”

  2009年,春节过后不久,李住才瞒着父母到学校办理了退学手续后,跟随姐姐徐婷外出打工,一心想共同挣钱来帮助患有严重心脏病多年的父亲治疗,来减轻全家的生活经济压力。

  在李住才的印记中,从懂事起,全家就没有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父亲因为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和腰肌劳损,不能从事体力劳动,全家4口人只好在梅仙集镇上租了一间“巴掌”大的房子,从事豆腐制作加工,晚上父母亲把豆腐制作加工好,白天由身哀体弱的母亲把一箱箱豆腐,担到梅仙镇周边出卖。望着父亲因为身体疼痛的原因,总是蹒跚的步履、拘搂着身体打豆腐、磨豆桨。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病情也一日比一日变得严重。母亲身体羸弱,担着百十重的豆腐担子摇摇晃晃,不管天晴刮风下雨,在梅仙集镇的街头巷尾,甚至乡下出叫卖。

  尽管父母付出了千般努力,还是入不敷出,成绩优秀的姐姐徐婷,也因为交不起学费,曾两度失学。看着同村人家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过得红火,高楼大厦一栋接一栋,而自己全家不但住在祖辈留下的两间摇摇欲坠的土坯房中,甚至食不果腹。小小年纪的李住才,渴望出外闯出一片天地。

  李住才自己也没有料到,这一走就是8年,甚至父亲临终前也不曾看上一眼。

 

  他乡遇骗无颜面见父母

 

  李住才跟随姐姐徐婷来到广东省珠海市后,李住才先后在两家物业公司当保安。2011年,李住才跳槽到当地一家网络会所做网管。

  就是在这家网络会所,李住才认识了经常来上网,名叫“建哥”的男子,该男子不但穿着时髦,抽高档香烟。而且出手大方,每次来总要点一个包间上网,买的各种高档水果、饮品总不会忘记分给会所的工作人员,有时请他们到酒店吃饭,一餐下来上千块钱眼也不眨一下。“他是做什么生意的这么有钱?又这么大方。”想到自己每个月只有3000多元的薪水,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还不知要多久。之后,李住才特别留意这名男子。

  2011年,临近春节。李住才准备回家时,“建哥”来了,告诉他自己是一家装修公司的老板,如果愿意,可以到他那里去打工,工资比网络会所要高几倍。

  李住才跟随“建哥”四处做家庭装修后,每次李住才要打电话回家,或是想回家看看时,“建哥”总是劝他,“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等两年拿着十几万元钱的工资回家,什么都好了。”

  2014年,“建哥”没有食言,把十几万元的工资发给了李住才。当天晚上,在“建哥”的朋友“好意”带领下,来到珠海郊区的一处空房里,“到这里赌一把,再赚上一笔回家过个红年。”几个小时的时间,李住才的十几万元钱都进了别人的腰包。李住才想到自己3年的血汗钱就这么没有了,找到一同赌钱的人想要回来时,反被殴打了顿,致使全身多处受伤。再回到“建哥”的装修公司时,公司已经解散了。

  就这样,带着全身的伤痛。身无分文的李住才,流浪到了广东省中山市后,乞讨过,也干过各种活。2017年,进了一家五金厂,生活才有了着落。“要不是媒体报道,我实在没有勇气回来”李住才说,这些年他也强烈地思念着父母,姐姐,想回家看看,但总觉得自己混得不好,无颜见父老乡亲,时间越长越没胆量。“人心都是肉长的,我怎么能不想家里?可是自己拿什么回来见父母……”

1522312564116835.jpg  

  离开高古村时,李母朱满香说:“儿子回来了才像个家,因为家中有男人了。”


责任编辑:陈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