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注 视频 生活 图片 论坛 专栏 专题

岳阳

大学生村官李铎:做一个生活的发现者

来源:人民网 发布时间:2014-09-23

李铎近照

  李铎是湖南省岳阳县张谷英镇陈坪村党支部第一书记,他还有个身份是岳阳市地网软件系统有限公司总经理。皮肤白皙,中等身材,略显发福,与大多数文质彬彬的大学生村官相比,举手投足透着商人的敏锐。

  很多大学生村官,有的创了业却因产品销路愁肠百结,有的因难于开展村务工作束手无策,有的被期满留任或是考公务员纠结。和这些同仁比起来,李铎显得超然:他觉得“现在政府扶持我们创业,没那么难,每个月勤奋做事,至少公司有点收入”;他坦然,现在名誉上是村里的一把手,“下面”的支书、主任岁数比他大很多,“平时把握领导与被领导的微妙关系,可以做但不太好讲,更不能写”;依目前政府支持创业的政策力度和公司的发展势头,对于公务员编制,他一则没时间,二则兴趣也不太大。

正确认识“蘑菇定律”,是他成事的基础

  1988年,李铎出生于湖南一个竹林葱茏的村庄。父亲做竹制品生意,母亲是村干部,爷爷是退休教师,家境比村里一般人家好些。可惜,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袭来,村里主要靠出口的竹制品生意一片萧条,李铎家粗加工竹子的小作坊自然倒了,还亏掉不少钱,生活日益艰辛。在湖南理工学院上大学那会,李铎只好勤工俭学,帮老师收发报纸,在学校教务处、招生办做接待工作。“招生时来了学生家长,我勤快地泡茶,领导看到了,觉得我勤奋,月底会奖励。”李铎至今觉得,勤工俭学期间这些小事,培养了他做事的条理性和协调人际关系的能力,毕业找工作时,优势明显强于同学。

  临近毕业,李铎到学长在东莞创办的电子公司实习,先后在生产部、计划部、业务部、采购部、质检部锻炼。他非常感谢学长:让他各部门做一遍,熟悉了企业主要环节的运作,一个产品从原材料到成品出厂,有了明朗的概念。这为他以后开公司,积淀了宝贵的经验。他甚至念念不忘学长的教诲:“你现在还年轻, 首先得学会耐得住寂寞。刚进单位,没人知道你是谁,没人在乎你。你可能在学校学到一点知识,就以为能大施拳脚,可进了社会,发现不是这样子,理论和实践要不断地融合,所以要耐得住寂寞。可能三五年间没人关注你,但积累一段时间,你会有个‘爆发点’。”守住寂寞,让李铎能有正确的工作心态;几年后的“爆发点”,竟也预言成真。

  实习期满,李铎回到岳阳市一家科技公司上班,做产品技术维护。他大学读的是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现在又成天陷入技术,时长日久,感觉在很窄的世界里转。“我是个很有想法的人,不能这样下去。搞技术我还可以,以后面临生活怎么办?我还年轻,作为一个人,在社会上生存,要对整个世界有自己的认识,对其他行业也要了解。”李铎说,恰巧从网上看到湖南省招聘大学生村官的消息,感觉当村官对自己综合能力是个锻炼,于是就报了名。

和村两委商量工作

独到的发现,是他能创业的关键

  2012年5月他参加大学生村官考试,同年10月,被派遣到岳阳县张谷英镇四维村担任党支部副书记。

  现实与理想似乎背道而驰。张谷英镇缺年轻干部,在村里忙完,李铎常到镇政府办公室帮忙,打印文件、端茶倒水、扫地洗厕所。刚开始还有些失落,感觉和原先想象的不一样,但忆起在东莞实习时学长那段“刚开始没人在乎你”的话,心里平和了。在琐碎的打杂中,事业无建树,只会虚度青春,不是李铎想要的生活。有一天,他胸有成竹地向镇领导请示,可以设计一套方便基层工作的软件。镇领导口头支持,并没实际动作。

  李铎之所以这么有底气,源于一篇文章给他的启示。他母亲陈玉凤在老家村里当支书,也是《村委主任》杂志的订户。去镇里报到前,李铎迷茫得找不着工作切入点:谈管理村务,又不是学文科的;搞种植养殖,也没学农业;就说搞信息化,在偏僻山区能搞什么信息化?好像也轮不到你搞,能搞也是政府搞。就在他翻阅母亲订阅的《村委主任》杂志时,刊物2012年7月号(上)一组“聚焦山西大阳镇的农户家庭档案”的文章,让他茅塞顿开:有些地方居然这样搞农村信息化,我完全能借鉴设计一套这样的基层管理系统开展工作。

  现在想来,李铎更觉得,镇领导说支持,其实不想打击他的积极性。刚没参加几天工作的大学生村官,能设计出什么软件?这是大多数人的疑问。

  2012年11月,镇里民政所调来个新所长,一个人忙不过来,让李铎去帮忙。全镇240多个残疾人补助资料、250多户农户危房改造资料、94户修缮烈士墓资料、1000多户优抚对象资料,都要输入电脑。白天群众来办事,必须接待;只好晚上整理资料,常熬到凌晨一两点。连续工作45天,资料整理完了,但李铎累病住院输液了。在收集危房改造、低保五保资料等时,李铎更迫切需要一套智能化软件系统:拿数码相机拍危房照片,少拍几张还行,拍多了,输入电脑常张冠李戴;最笨的办法是拿本子记录,拍一张照片注释一张,但拍多了输入电脑时仍混淆。现在都用智能手机,设计个APP程序,下乡时手机拍照图片自动归类,回机关直接导入电脑,多省事!

  2013年4月,岳阳县人社局副局长骆斌来张谷英镇检查工作,镇劳动站站长刘为说他们做生存认证资料时,下载了个可以单独命名的软件,工作时方便多了。李铎再次毛遂自荐:“还有更快捷的方法,可以专门写个软件,给电脑装上摄像头、配指纹采集器,自动拍摄认证。”骆斌说:那你就试试嘛!

  李铎欣喜若狂,立即联系几个校友共同商量设计软件。一个半月后,“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生存认证系统”居然成型了。“岳阳县年满60周岁以上的老人十来万人,每人每年领取六百多元保险,如果每年有1000人骗领或错发,那就是流失国有资金60万元。老人去世不及时申报,常会错发。”李铎对《村委主任》记者说,养老保险生存认证系统很有社会价值,他起初说设计软件时,现场的人半信半疑,软件上线后,他们相信了。

  其他乡镇听说张谷英镇有套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生存认证系统,纷纷拷贝使用,软件简单实用,贴近基层,方便快捷,很受欢迎。8月初,县人社局牵头的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生存认证系统现场会在张谷英镇召开,会上决定向全县推广这套软件。也就在这年底,县里象征性地奖励了李铎和他的校友们6万元辛苦费,李铎捐出1万元对张谷英镇陈坪村的小学进行修缮,又拿出来2000为村里舞蹈队购买了服装。

  为了把软件设计得更完善,规范化推广,李铎和他的校友们还成立了地网软件系统有限公司。

到贫困学生家访问

在不断发现中超越,是他做大的法宝

  哲学家告诉我们,人活着要认识世界,改造世界。通俗点讲,智者留心生活,总能从生活常识中有独到发现,然后付诸于行动,产生价值,提高生活质量。同样面对大阳镇的农户家庭档案系统,记者看了心生感慨,只写了一组新闻报道,但李铎看了心有所动,能牵头成立一家软件公司开发。抛开知识结构的差异影响着对世界的不同判断,其实人和人的差距很大的,有人几年一个向上的台阶,步步向上,有人几年机械化重复一项工作,一“层”不变。

  看到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生存认证系统很受欢迎,李铎和校友举一反三,设计了危房改造信息自动处理系统。这些软件虽然在岳阳口碑相传,毕竟拓展太慢,为了吸引更多用户,他们把软件挂在网上,让大家免费试用。

  2014年3月底,李铎在镇民政所工作时,发现了更大的商机:民政部有一套全国最低生活保障信息系统,基层工作人员录入信息时,逐个录入,费时麻烦,便设计一个批量导入Excel数据的辅助软件。

  后来,这套辅助系统上线后,简单实用,省时省力,当地乡镇工作人员一片叫好声。自然,李铎仍把它挂到了网上,免费让用户下载。大概过了一个月,这套辅助系统居然在湖南各地传开,发展速度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李铎事后认为,我国农村幅员辽阔,各地情况差异很大,民政部的全国性的保障系统很难适宜各地具体实际,所以非常需要一套辅助系统。他们的辅助系统攀附于全国“大系统”借船出海,用户汇集速度自然非常快。

  今年6月中旬的一天,娄底市某县民政局邀请李铎过去调试辅助系统,当地很重视,还召开软件使用现场会,三十多个乡镇的负责人参加会议。李铎很感激当地领导,让公司有了第一单外地的业务。“辅助系统可给他们省很多钱。你想,每个乡雇佣一个人专门整理数据,每年最少发工资1.5万元,那三十多个乡就要支出四五十万元。购买一套辅助系统才花多少钱?”李铎向记者估算,为这个县节省了很多钱。忆起公司的第一单业务,他显得十分兴奋。

  李铎觉得,他本身就在基层工作,设计出的软件更切合实际,所以深受欢迎,不像一些大型软件从上至下推,最多能延伸至县级,再下就很困难。“他们高高在上不接地气,根本不知我们基层需要什么。顶层设计一般没考虑下面的情况,所以整个系统不实用。”他还打比喻,政府搞的农村信息产业化,是修通了信息高速路,但这个路仅到城边,下一步“村村通”还需他们这样的“土八路”服务。他对基层服务软件自有一套看法。

  吸引用户、汇集用户,形成庞大的用户群,最终取得巨大的商业利益,这是大多互联网巨头的商业模式。目前,除湖南外,江西、甘肃、西藏、云南、安徽、陕西、黑龙江等地基层乡镇也在下载软件使用。按公司的营销策略,让基层工作人员免费使用一些日子后,“部分功能模块进行收费”。眼下,虽有少量付费用户,但销售额和公司前景也令人非常心动,市里有领导主动把一些软件工作让李铎公司来做,甚至有商人投钱希望入股公司……接受《村委主任》记者采访时,李铎两个大屏智能手机不时有电话进来,有咨询技术问题,有问软件价格,还有人汇报工作。面对打断的采访,他很抱歉。

  他真的有些忙,除了在镇里帮忙外,还得处理公司的杂事,经常到村里协调纠纷,帮一些农户跑各类手续。

  李铎的QQ签名是——真心累, 有没有终生免费的按摩师?

  牵头设计软件,开办公司,推广软件,节省了他人的时间,提高了服务群众的效率,却搞累了自己。周围人看着平常的现象,他却能敏锐发现商业气息,继而付诸实践,创造利润。就这样,在发现中前进,前进中又发现,孜孜前行。这样的人生,似乎在和时间赛跑,注定很累。(丁立元/文)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谭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