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视直播 党媒聚焦 今日头条 搜狐号

要闻

打捞沉封历史碎片,重现洞庭八百荣光——转产渔民自建洞庭湖主题民俗文化园供市民观赏

来源:岳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4-11

    长江信息报记者   张紫汀  

1554970279138132.jpg

何建国得意地向慕名而来的参观者介绍藏品(杨一九 摄)

    在岳阳楼区三角线洞庭湖畔经营一家餐饮企业的转产渔民突然“移情别恋”,他将主要精力投入到各种民俗文化物件的收藏。短短2年时间里,他耗时耗力、费尽周折淘得数万件藏品,这些藏品涉猎颇广,涵盖了洞庭渔业文化、洞庭渔歌文化、洞庭历史文化、洞庭农耕文化等。岳阳文化界人士慕名前往参观后,无不被他不畏艰难,执着于民俗文化传承的意志所折服。他就是渔民何建国,洞庭渔歌传承人。“计划今年将藏品分门别类,放入我建的洞庭湖民俗文化园内,免费供市民参观。”何建国他表示,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喜欢民俗文化,并将之发扬、传承。作为一个仅有小学学历的转产渔民,是何原因让他对民俗文化产生浓厚的兴趣的呢?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采访,为我们揭秘这位转产渔民不为人知的付出与艰辛。

 

     与民俗文化结缘 自建展馆供观赏

1554970321114946.jpg

何建国对照书本查找一件瓷器的出处(庄海林 摄)

     4月9日上午,在筹建中的岳阳市洞庭湖民俗文化园的一间小屋里,何建国坐在显得有些拥挤和杂乱的书桌前,正仔细观摩手中的瓷器,仿佛要将瓷器每条纹路都铭记于心。记者走进一瞧,只见何建国嘴里念念有词,他从手边拿起了一本存旧的书本,旁若无人地对照着文图查找手中瓷器的出处。“哈哈,在这里,这是红官窑。”何建国脸上终于绽开了兴奋的笑容。得知记者来意后,他慢慢说起了与民俗文化的不解之缘。

    “最开始接触民俗文化并产生兴趣应该是洞庭湖龙虾节的时候。”何建国说,2016年,首届洞庭湖龙虾节需要活动场地,为了活动顺利举行,何建国决定在自家经营的餐饮店停车坪一侧搭建舞台。活动现场载歌载舞好不热闹,各类极具本地文化特色的民间节目在这个舞台上轮番演绎,让活动参与者乐在其中。虽然龙虾节已结束,但周围有共同爱好的邻居却经常聚在一起进行文化交流,乐此不疲。如今渔民都积极响应国家政策上岸转产,千帆共舞下洞庭的风光已经不在,舞台搭建成型拆了可惜,大家又都这么喜欢民俗文化节目,何不干脆升级为洞庭湖民俗文化舞台呢?

    说干就干,何建国以一己之力开始了对舞台的升级改造。他利用空余时间自己设计,请专人制作渔船、帆,试图再现云共千帆舞的壮丽风景。2017年,何建国决定将租赁的1000个平方原计划开大排档的场地,改造为洞庭湖民俗文化园,并进行了初步规划。经过2年多四处奔波多方找寻,文化园内的藏品也丰满起来。

1554970484909777.jpg

伤痕累累的在渔船使用的木瓢,何建国也视为宝贝(庄海林 摄)

1554970541490304.jpg

上世纪的一双木屐完好无损的被何建国收藏(庄海林 摄)

   “现在文化园中已有藏品十余万件。”推开文化园大门,走进何建国的藏品屋,一股古老厚重的气息立刻扑面而来。记者看到房间內藏品琳琅满目,有撒网、丝网等古老的渔具;犁、耙、叉、水车、将稻谷与秕壳、稻草等杂物进行分离风车、播种机、民国时期制式消防水枪等农耕用具;文革时期的瓷器、具有历史性的老建筑、老红军等泛黄的照片,量多类全不禁让人为之钦佩。

 

    历经千辛与万苦 淘得藏品数万件


    “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笔筒,这可是红军长征时候的东西,还有这个瓷器。”何建国小心翼翼地捧着,乍看之下笔筒并无特别的地方,可慢慢将其转过面来就知道为何其深受何建国喜爱。只见笔筒上题有“抗战到底,抗日必胜——陕甘宁边区”的字样,字苍劲有力显示了抗战士兵坚定不移的强大信念。而瓷器上则绘制着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画像,和蔼、刚毅两种不同的感觉竟能完美结合。“这可是中国陶瓷美术大师,著名陶瓷艺术家吴康的作品。得到这两件东西可不容易嘞!”原来,岳阳宾馆因改革开放后没有跟上时代步伐,在市场经济的浪花中于10多年前关闭。而该宾馆在岳阳市民心中具有深刻的印象,且宾馆也经常接待社会名流及各时代风云人物,瓷器均为醴陵群利瓷厂订制并都印有历史文化名楼——岳阳楼的图案。这么一批极具时代特色的瓷器是非常有意义的。于是,何建国通过个人关系多方寻找,委托朋友打听,与店内食客交流寻找岳阳宾馆关门后器具的下落。“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朋友转介,我与一名藏家取得了联系,大部分岳阳宾馆的东西都被他收藏了。”得知这一消息的何建国兴奋不已,当即联系藏家并与之商讨转让事宜。熟料,藏家也十分喜爱,并没有与何建国达成转让协议。但何建国仍不放弃,三番几次地找藏家商讨,动之以情。经不住何建国死求活磨、“三顾茅庐”,藏家最终被其诚意打动,忍痛割爱将岳阳宾馆内的瓷器全部打包一并转给了执着的何建国。“那次共收了藏品万余件,虽然花了不小的代价,但我认为太值得哒。”何建国告诉记者,在别人眼里这些只是普通的碗筷茶壶,不过是老旧了些,并没有实际价值,但他却知道,其中所具有的价值并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

     就这样,何建国买一点,朋友送一点,文化园的藏品一点点丰满了起来。“有时候我也会去捡一些,淘一些。”何建国说,周围邻居经常开他玩笑,说他既是老板,又是乞丐。每当何建国听到哪里有老房拆迁,他便会立刻赶往拆迁工地,在废墟中、破旧的房屋中寻觅“宝贝”。

   “就拿这张床来说吧,弄这东西回来的时候可足足花了我一整天的功夫。”一次何建国在南湖新区月山管理处辖区内作客时,偶闻社区有批老屋正在拆除,何建国顾不上吃饭便急不可耐地前往拆迁地点,在一间破旧的房屋中他发现了一张木雕床。“这床有些年头,我看到这床时便想起了爷爷曾经睡过,这可是60年代祖辈才用的老床。”那是2018年10月左右,天气虽然转凉却还是有些闷热,老床所在地是一个小山头上,没有水泥铺设的道路,人行艰难车子根本上不去。见猎心喜的何建国顾不得山路崎岖,也不管作客时穿的洁白的衬衣,经主人家同意后撸起袖子便开始拆床。“没人帮忙,所以我只能将床一块一块地拆开,再分批次运下山。”从上午9点一直运到下午6点,没有停歇直到夕阳西斜才将床弄上租来的三轮车上。上山下山往返十余趟的何建国顾不得休息直接上路。“路上不好走,坑洼不平,好多地方电三轮根本开不过去,只能人力推动。”何建国告诉记者,他生怕路面颠簸磕坏了淘来的木雕床。回到店里,何建国没有进家门,而是转身打开了文化园的大门,卸下床的零部件,开始了对床身的擦拭及安装。早已转钟接近凌晨3点,何建国仍在文化园中忙碌,听到响动的妻子郭芬打着手电走近他身边,不满地劝老公明日再弄。“当时哪里听得进去,只想早点组装完成收进我的藏品屋。为此,老婆还生气了呢,直到第二天才原谅了我。”何建国回想起那日的场景,满心歉意。

 

     一度遭人嘲讽  始终坚守信念

1554970816550978.jpg

“这件宝贝不慎受损,可惜了!”何建国不无惋惜(庄海林 摄)

    随着何建国文化园的藏品越来越多,慕名前来参观的人也多了起来,何建国也愈发忙碌。 “别人都说我没有文化,还学别人弄什么收藏,家里堆满了破铜烂铁、废品垃圾,早晚会把经营多年的餐饮店都赔进去。”何建国坦言,别人说自己没文化没关系,只要努力学习就好。想通这一点之后,何建国又收集了大量合订本、线装书、甚至是几页泛黄的连书都称不上的纸制材料,时刻补充着自己匮乏的历史文化知识。见何建国如此“执迷不悟”,郭芬开始担心起来,生怕何建国“走火入魔”。因何建国经常抱着书一看看一天,晚上还不肯休息,看到凌晨才肯罢休,郭芬无奈之下只好悄悄地把书收起来。可过不了多久,何建国就会弄来新的资料研读。“这些资料让我思维得到了拓展,开拓了眼界。”何建国说,很多书有图片,他捡拾收购藏品的时他总会随身携带书本并现场对照。可久而久之,何建国每天将70%的时间都用在整理归类,外出“拾荒”、收购,学习研读相关书籍查找藏品来历辨认真伪上,而店内经营管理的重担逐渐压在郭芬的肩头,这引起了郭芬的强烈不满,争吵也越来越多。少了妻子的支持,何建国感到迷茫、困惑、举步维艰。“没了家人的支持,我感到越来越孤单,同时,收购藏品也没了资金,所以我才能经常去捡,在垃圾堆里去淘。”正当何建国感觉无以为继逐渐丧失信心及动力的关键时刻,迎来了一批赏识之客。

1554970926234953.jpg

4月10日,岳阳市洞庭湖民俗文化园等八家单位被市社科联确认授予“岳阳市社会科学普及基地”(李良伟 摄)

    2018年,随着何建国的事情传开,他的付出得到了越来越多文化界人士的赞赏。在岳阳市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岳阳首个“洞庭湖渔歌水上实景演艺基地”在此落地。同年12月,岳阳市社科联也被何建国艰难的收藏之路所感动,对他热爱民俗文化的单纯和付出表示赞赏,并给了10000元奖励以示鼓励。与此同时,段华、陈亚先、漆林生、黄军建、李良伟、刘子华、冯元满等文化宣传系统的知名人士也纷纷慕名而至,在参观完何建国的收藏,并听了他的故事后,无不给出极高的赞誉。“这些知名文人都加了我的微信。”何建国不无得意的告诉记者,这些尊贵文人不仅在精神上给了他极大的鼓励,还为其传递最新政策法规,并引导他理性收藏。

    “市社科联负责人任欣欣近段时间经常到我这来进行指导和鼓励。”何建国说,任欣欣还经常组织带领文化人士来民俗文化舞台开展相关主题活动。不仅如此,她还开导何建国的妻子:何建国热爱民俗文化自建文化园的思路是对的,政府和社会必将给予大力扶持。“我老婆现在已彻底打消了顾虑,态度上也从抵制反对转变为全力支持。”这更加坚定了何建国打造洞庭湖文化园,并免费开放供人参观的信念。

    经常有人表示想收购何建国的部分藏品,但都被他婉拒。何建国说,他收藏这些物件的过程中虽投入了大量资金,但没有想过要从中获得经济回报,他只是想传承、保留民俗文化的精华。何建国坦言,这也算是一种传递,因为新科技改变了传统的生产模式,很多具有特定历史内涵的器具再也见不到了。“我不想后代忘记祖先们的智慧和荣光。”何建国表示,文化自信才能强国强民,不管今后前路有多艰辛,他都将义无反顾地投身洞庭湖民俗文化的收藏、保护与传承之中。

 


责任编辑:陈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