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视直播 党媒聚焦 今日头条 搜狐号

要闻

网曝东方红小学一家长强迫学生进入自办午托中心 学生家长集体为被举报教师喊冤

来源:岳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1-14

    首席记者 韩章 记者 丁伟

 

    这几天,一篇举报岳阳楼区东方红小学398班班主任任元华“强迫学生午托”的网帖,让她成了社会和舆论关注的对象。网帖不仅称其强逼学生进入自办的午托中心,甚至还不顾安全硬逼学生走弯道等等一系列“斑斑劣迹”。然而,当长江信息报记者深入调查采访后,真相却出现了反转:不但反驳发帖人的网友众多,398班学生的家长更是冒雨集体到学校递交联名澄清书,要求学校展开调查并及时为他们认为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优秀教师正名。

 

    网帖举报教师违规 家长集体为其正名

    1月9日8时28分,一篇《岳阳市东方红小学一年级398班班主任强迫学生午托》的贴子在红网发布,而后迅速在岳阳楼区教育系统和东方红小学传开,各种声音将该班班主任任元华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1547436960186327.png

记者向值班家长了解学生自托生活情况

1547437114123501.png

政协委员现场观察了解情况

    消息传开后,398班的学生家长们都为任元华感到委屈,部分家长登录红网对举报内容进行反驳。10日,398班家委会主任李美霞起草了《我们需要这样的好老师——关于398班班主任任元华老师被诬告的澄清书》,组织家长签名,并前往学校欲见校方领导。因担心举报事件得不到及时、公正的处理,导致班级声誉受损并影响任元华的授课心情,从而耽误学生的正常学习,45名学生家长中的43人于11日8时许,冒雨再次前往学校希望面见校长表达诉求。接到新闻爆料后,长江信息报记者当即与数名岳阳楼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取得联系,并于9时许先后赶到该校,进行监督与调查。

1547437020820357.png

家长代表向校方为任元华老师正名

    在该校二楼“家校平台”会议室,童辉辉、李美霞、赵丹、汪鑫、赵峻、梁有胜6名家长代表向东方红小学校德育处主任刘伟、校党支部书记徐辉递交了澄清书,并就此展开了理性交流。记者与岳阳楼区人大代表易灿飞,岳阳楼区政协常委陈丽湘、岳阳楼区政协委员彭成良旁听并参与了讨论。

    “我们要求学校调查,不能让任元华这样的优秀教师蒙受不白之冤。”童辉辉、李美霞等家长代表先后表达了自己的忧虑,他们认为,作为任老师的学生家长,对举报内容的真实性最有发言权,希望有关部门能听取家长的声音,并希望任老师不要受网帖中的污蔑言论影响继续留任本班。徐辉认真听取家长代表的发言后表示,学校对此事件非常重视,第一时间展开了调查走访,并向岳阳楼区教育局及12345热线作出反馈。“学校认为任元华是一名非常优秀的老师,相信她不会做出强迫学生参加有偿午托的行为,因此不会对她进行任何批评和处分。”徐辉希望家长们要相信学校和有关主管部门会作出客观公正的调查及处理意见。

 

 

    建“幸福之家”解难题  家长轮值平摊开支

    中小学生托管问题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良莠不齐的托管中心褒少贬多。任元华就曾发现自己班上两名上晚托班的学生,平时的家庭作业做得很好,一到考试却都不会做。她调查后才得知,原来是因为晚托班辅导学生作业的工作人员直接将作业答案告诉学生,帮学生快速完成作业交差,才导致了这类情况出现。此外,任元华还观察到,进入托管中心的学生比亲子教育的学生更易沾染一些不良习惯。


    有鉴于此,任元华在2018年秋季开学时便发出《告家长书》,要求家长自觉履行亲子教育义务。全班45名学生的家长虽然都签字认可了,但还是有几名学生被送进托管中心。发觉这一情况后,任元华陷入了深思,部分家长因工作问题难以兼顾到孩子的学习和生活,确实有托管需求,但这样做又可能影响到孩子的德、智两方面的正常发展。思索良久,她决定统计有午托需求的家长,再想办法解决这些学生的中餐和午休问题。回家后,任元华与丈夫商议后决定,倡议家长合伙照顾孩子,并从中选出组长、会计和出纳,先按社会机构的收费标准预交3000元给出纳。组长负责一般事务管理,会计和出纳各自做帐并每日公布,任元华夫妇仅提供协调和服务。家长商议后,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房子,并购买床铺、餐具等生活用品,同时签订好《缔约书》,约定各自所具有的权利、义务与责任,每天2名家长一组轮值,自购食材做饭并接送孩子。从此,这个家有了个新名字——“幸福之家”。


    一个学期下来,“幸福之家”严格做到了值班有记录、收支有明细。由家长轮流做饭菜、照顾生活起居也让学生营养均衡睡眠充足,且平摊下来的开销比经营性午托班的收费标准要低。

1547437223116745.png

值班家长接学生回“幸福之家”

    对于网帖中提到的“不顾安全硬逼学生走弯道”,任元华解释说,是因为科任老师反映新生太小又不熟悉,在放学出校门时下难以管好,所以建议暂时都走前门,待师生彼此熟悉并形成良好习惯后,来期再分前后两个门出校。于是,任元华组织了走后门离家较近的9名学生家长讨论,7名家长同意任元华提出的走前门的方案,这也并没有违反校方规定。

 

    创新举措起实效  家长纷纷报名

1547437182900138.png

1547437351539360.png

值班家长照料学生用餐

    记者一行离开学校,前往“幸福之家”了解情况时看到,客厅里整齐地摆放着两排桌子,进门右侧的墙上贴着家长值班表及营养食谱,食谱上每天食用的菜肴都不一样,轮班的家长正在为孩子们精心烧制菜肴。期间,徐辉及该校工会主席李坚坚也上门进行了调查。

    针对网上的质疑声,任元华说:“尽管开学时就已预见今天可能会面临的情况,但想到那些孩子可以获得更好的照顾,我还是决定值得去做。”任元华说,她和丈夫倡议并协助家长采取“AA制”的方法来创建“幸福之家”,从未接触过财务,不仅谈不上从中获益,更要贴工贴钱。在此过程中,夫妇俩还通过不懈努力曾帮一名学生已离异的父母破镜重圆,从而让这名学生有了良好的成长环境。“网上举报事件发生后,不断有家长打电话安慰我,甚至集体为我鸣冤喊屈。”家长们这些举措,令任元华心中的委屈得以消解。

    当天,“幸福之家”全体成员会餐。饭后,会计赵丽及出纳杨林公布了本学期来所有开支,并将剩余的预交款退还。杨嘉兴的奶奶因特殊原因不能值班,需补贴代值的家长,故只退回200多元,而其他7位家长退回880.6到1300.6元不等。“我还带了1000元来,以为预交款不够,谁知还有钱可以退。有这样好老师,我孙子好幸福啊。”组长赵丹说,现有不少家长看到“幸福之家”吃得好、睡得香、花得少后很羡慕,纷纷提出入伙。为满足家长,赵丹与众人商议后开始有计划地接纳,12月初有5人报名,月底时又增3人。为满足16名学生的需要,赵丹不断买床买桌,总算安排到位。不料元旦刚过,又有2名家长多次提出请求。经过男女生换房,多次改变摆床,终于又增加了2个床位和桌位。赵丹表示,明年开支无疑会减少很多,而在保障孩子得到良好饮食住宿环境的前提下,下学期计划为“幸福之家”购置冰箱、消毒柜用于保证食卫安全。她说,届时还将购买电视机,并选播适合少年儿童的红色电影和红色音乐,以丰富学生们的课外生活。“这种以家长为主体,费用平摊的抱团方式在全国恐怕没有第二家。”赵丽说,事实证明,采取这种方法有显而易见的益处,她对任老师夫妇创新思维,以及为“幸福之家”和学生们的辛勤付出表示感激。“希望这样的自托能顺利办下去,并成为学习推广的标杆。”耳闻目睹家长和学生对“幸福之家”信任和认同,易灿飞、陈丽湘、彭成良表示,这种形式的抱团自托,肯定优于一般经营性的午托机构,应该认真加以总结和完善,形成一套可以复制推广全新午托模式。


责任编辑:陈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