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视直播 党媒聚焦 今日头条 搜狐号

要闻

扎心:遗留在 2600 万母亲体内的“环”,何去何从?

来源:岳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12-12

    在所有的避孕方法中,宫内节育器——在中国民间称之为「节育环」——可能是最为中国女性深恶痛绝的一种。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小说《蛙》中,为了完成计生任务,主人公的妻子在生产后被强制在体内放置了节育环,之后,她偷偷找到一个会「劁猪阉狗」的人来取环,「用一根铁钩子,几下就钩出来了」。取环后怀孕,然后被强制人流,最终,那个可怜的女人死于人流手术。

    因为政策和历史的原因,宫内节育器背后的权力主导权冲突表现得尤为突出,被认为是「残害女性身体的东西」。

    媒体报道中写到了绝经后取环的老人,医生怎么拽都拽不出来,老人不停喊痛,扭动身体。最后,节育环和鲜血一起涌出来……

    关于「环」的各种「控诉」,这里比地球上其他地方更多:

    时间长了,环已经陷进肉里,只能连环带肉一起拉出来;

    这个(取环的)痛一辈子忘不了;

    上节育环穿破子宫,不知残害了多少女人;

    ……

    哪怕是对那些没有经历过强制计生时代的年轻女性而言,「环」仍然让人联想到疼痛、妇科疾病、宫外孕和大出血。

    所以,当中国开始出现人口增长危机,全面放开二胎政策之后,分布在中国各地的计生机构终于不再需要千方百计去「督促」生育后的女性放「环」后,全国宫内节育器放置手术比上一年减少了 300 万例。

    输卵管和输精管结扎数亦有降低,唯一升高的是人工流产手术,增加了 20 多万例。

    这又验证了我们从《中国人流调查》一文开始就有的一个认知:

    在西方社会,各种避孕器具往往被看作是女性追求生育自主的伟大成果,而在中国,避孕器具则时常被视作对自由的禁锢,是加诸于女性身上的一个讨厌的东西,而在宫内节育器身上,这种冲突体现尤为突出。


    关于环的悖论

1.jpg

    宫内节育器,就是那个中国人更喜欢称之为「节育环」的东西,有一个半指节大小,呈圆形、宫形、T 形或是其他模样,精致地包含了数重矛盾。这里是宫内节育器最主要的使用地——全球使用宫内节育器作为避孕方式的女性中,70% 居住在中国。在中国的农村,宫内节育器几乎是个与避孕划等号的概念,然而,这些使用者们并不感激它,这片土地上同样充满了人们对「环」以及那个年代的黑暗记忆。

    这里的网络热文「上环对女人危害有多大」中,作者以亲身经历讲述了「环」的危害——「上环之后,流血不止三个月,居委会不肯开具去环证明,最终导致大出血」。她还认为这些痛苦都是毫无作用的,「我妈带环怀了我弟弟;我三个同事带环怀孕,一个朋友带环后宫外孕」。


    这些是真的吗?

    网文中那种「罪恶」且全无用途的「环」,实际上是发展中国家使用率排名第二位的避孕方法,排名第一位的是女性绝育(通常是结扎)。在发达国家中,它排在避孕药、避孕套与女性绝育之后,且使用率正在逐年上升。

    WHO 的公开文件中,宫内节育器正常使用的避孕有效率超过 99%,与男性结扎并列榜首,正常使用宫内节育器比正常(非完美)使用短效避孕药的避孕率高 3%-10%,比避孕套的实际避孕率高 15%。在美国的妇产科协会(ACOG)在指南中明确指出宫内节育器可以提供安全、有效、可逆长期的避孕效果。

2.jpg

美国宫内节育器的公益广告

    加拿大妇产科医学协会认为,宫内节育器十分高效,且适用于任何年龄阶段的女性。

    在英国皇家妇产科学会,宫内节育器同样是被推荐的长效避孕方法,甚至著名的英国医保体系的守门员,英国的国家卫生医疗质量标准署也曾特意对这种避孕方法表示过肯定。

责任编辑:陈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