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视直播 党媒聚焦 今日头条 搜狐号

要闻

长乐甜酒小镇:千年古法酿出上亿产值

来源:岳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09-07

    岳阳广电全媒体讯(记者/汨罗台 张为 胡清)“看起来像米,盛起来像饭,喝起来像酒。”这几句谜语般的话,说的其实是长乐甜酒。在长乐镇,家家户户都会酿甜酒,一碗甜酒,酿的是千年古法,出的却是上亿产值。

    长乐居民:老板,来一碗甜酒冲蛋!

    长乐早餐店老板:好,坐咯,马上就来。

    长乐早餐店老板:我们长乐人就是喜欢喝甜酒,没别的,像我们早餐店,开了四十年,一个早晨大约是七八十碗。

    从北宋照壁巷的第一碗甜酒算起,长乐人已不知道喝掉了多少碗香甜醉人的甜酒。一碗甜酒,选取上等糯稻,采用深井水、木器具,经“浸米”、“上甄”、“解淘”、“拌曲”等十道传统工序,最终酿得米粒洁白晶莹、酒味馥郁芬芳、入口唇齿留香。长乐街甜酒品牌创始人 李阳波:长乐甜酒是大自然赋予我们的,水质、土样、空气、加工的工艺,再加上我们特殊的生物酒曲,好比说我们国酒茅台,离开了茅台镇,酿不出茅台酒。

    今年70岁的李阳波,从小在甜酒的浓香中长大,退休后老骥伏枥,埋头研究既传承古法、又融入现代工艺的甜酒生产,终于第一个在长乐镇成立甜酒产销专业合作社,第一个转型规模化生产企业,第一个打造“长乐街”甜酒品牌,更第一次把一碗来自老式手工作坊的甜酒变成了“中国驰名商标”。长乐街甜酒品牌创始人 李阳波:我对长乐甜酒是有一个情怀的,所以我下定决心,在我有生之年,要打造长乐甜酒一个示范的样板。

    千年长乐镇,人人都会“玩故事”,家家都会酿甜酒。但2011年以前,全镇所有老式作坊里的甜酒都是自产自销。一家,一年,只酿得几百坛甜酒。李阳波觉得,这是辜负了大自然的馈赠和老祖宗的创造。长乐街甜酒品牌创始人 李阳波:我们长乐甜酒如果不把它规范起来,不把它产业化、标准化、集约化,那我们再好的也是一个“三无产品”。

    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在李阳波及更多“长乐甜酒人”的参与下,2016年,长乐甜酒成功获评“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给长乐的甜酒产业注入了新的活力。余氏甜酒第四代传人 余建:我家是从我太爷爷手里传承下来,到我这里是第四代,我做甜酒就是想把它做好、做大、做强。

    余建今年三十出头,原本在北京经营物流公司,现在回到老家卖甜酒。他走的路子,是打造甜酒的“零概念”,再借助职业经理人等公司化运作,打通电商、网购等多种渠道。余氏甜酒负责人 余建:按照甜酒行业的传统,现在这个时候是淡季,但近两个月,我们家已经爆单三万坛的样子,像(8月)19号,我们家就接到湘中地区一个品牌连锁超市的订单,一万坛。照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家今年生产肯定是成倍增加。

    日益红火的甜酒产业,带动了越来越多的长乐人参与糯稻种植和甜酒制作。长北村的种粮大户鲁红丹今年就种了200多亩糯稻,纯收入达10多万元。长乐镇长北村种粮大户 鲁红丹:甜酒卖得好,我们的糯稻越种越多,去年是100多亩,今年种了200多亩,明年我自己都想去做甜酒了。

    从2016年开始,整个长乐镇的糯稻种植面积逐年增加,到2018年已达到6000多亩,年产糯米3000多吨,全部用作甜酒制作仍供不应求。长乐镇党委书记 凌红权:2017年,我们长乐甜酒的产值已经超过了1个亿,我们群众的纯收入由此增加了2000多(元),现在已经基本形成了一二三产融合的一条链条,下一步我们将作为一个乡村振兴的重头戏来抓。

    经千年传承,如今的甜酒早已不止长乐人自己在喝。在 “长乐甜酒人”的努力下,甜酒生产实现了从古法酿造到现代化生产的升级,甜酒销售则完成了由沿街叫卖、等客上门到入驻电商平台的转变。如今,长乐镇上两家龙头企业领航破浪,三百多家传统作坊遍地开花、共同发力,长乐甜酒正信心满满地走向全国。


责任编辑:陈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