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视直播 党媒聚焦 今日头条 搜狐号

要闻

岳阳籍诗人莫笑愚诗集《穿过那片发光的海》在京发布

来源:岳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07-30

    岳阳广电全媒体讯“人被物驱使下的当代诗歌”论坛暨莫笑愚诗集《穿过那片发光的海》发布会于2018年7月28日在北京红砖美术馆召开。莫笑愚是用中英文双语写作的诗人,湖南岳阳人。同样来自岳阳的诗人、批评家周瑟瑟主持了活动。

QQ截图20180730110244.jpg

图为莫笑愚诗集《穿过那片发光的海》

    活动由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北京一号地国际艺术区联合主办。诗人叶延滨、欧阳江河、臧棣、安琪、洪烛,作家、编剧顾晓阳,中国农业出版社副总编宋毅等参加活动并发言。北京一号地艺术区发展理事会理事长张文宝致辞。
  我们正处在技术突飞猛进的前所未有的历史性时期,在技术进步极大地提高人类生产效率并由此带来财富增长、物质生活不断丰富的同时,人的贪欲也在不断膨胀。收入差距的拉大,也带来人性的缺失,人被物驱使甚至奴役成为文明的问题。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危险陡增,全球化面临倒退的危险。各种不确定性风险的增加,使现代文明面临严峻挑战。与此同时,AI技术的进步,让机器也能写诗,目前还很难说这是对人类思想与文学创作的促进还是戕害。当下技术与文明危机语境下,诗人何为,诗歌何为?由诗人、批评家周瑟瑟策划,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莫笑愚诗集《穿过那片发光的海》,从一个侧面对此进行了探索性的有益尝试。
    本次论坛就文明与危机语境下的我当代诗歌写作,以及人被物驱使下的当代诗歌,围绕三个专题展开:一、文明和技术进步与人的命运写作;二、诗歌对生命的终极之问;三、莫笑愚诗集《穿过那片发光的海》的研讨。

QQ截图20180730110446.jpg

图为论坛现场

    莫笑愚是《独立作家》专栏作家,60后,中英文双语写作诗人,博士,康奈尔大学汉弗莱访问学者,湖南岳阳人,旅居美国。《穿过那片发光的海》是她的首部个人诗集。她的写作揭示了人在技术时代的命运,具有超越性别与日常生活经验之外的精神的力量。正如她在今年获得第三届“卡丘•沃伦诗歌奖”时的授奖辞中所提到的:她以中英双语写作潜伏于人群之外,她出没于农业经济学与诗人田野调查之间,她以《该死!完美》《凌迟十二月》《越来越黑的夜》等诗篇引人注目。她的诗歌构建了一条通向生与死的秘密通道,“是诗歌让我找到了生命的新的意义”,她的语言因为思辩而坚硬,因为爱而柔软。她的诗就是她敏感而悲悯的心。
    诗人周瑟瑟说:“人被物驱使下的当代诗歌”,是一个隐秘的存在,但我们往往感觉不到物的存在,甚至在遗忘人的存在,写作是承受爱与被爱的方式,诗歌在当代越来越无力,是因为我们内心被物驱使,生活在物的包围中,诗歌变成了物的一部分,无聊与无趣在改变与控制当代生活,所以,当代诗人有了下坠感,人像一个物体,诗被物驱使,词语、情感失去了重量。物并没有罪,物是人存在的前提,我们要尊重物,要与物平等相处,诗与物,诗与时间,诗与语言同样要平等相处,物进入词语、情感构成当代诗歌,这是物的权利与成为诗的通道。物是好的,物不是坏的。人不要被物驱使,人要理解物。莫笑愚的写作是对人的困境的思考,她拨开了物质世界微暗的火,她写下了对人的呼救,同时写下了她的爱与叹息。《穿过那片发光的海》是一部有精神重量的诗集,一个不在诗坛的人,她写出了具有启示意义的作品。

QQ截图20180730110845.jpg

图为两个人岳阳诗人在北京红砖美术馆,右为莫笑愚,左为周瑟瑟

    诗人安琪说:读莫笑愚的诗,我的脑中总是冒出美国诗人路易斯•辛普森在《美国诗歌》一诗中提出的“诗歌的胃”,“无论它是什么,它必须有/一个胃,能够消化/橡胶,煤,铀,月亮,诗篇”,真的莫笑愚的胃太大、太强悍,而且它确实消化的就是辛普森诗中的许多硬东西:橡胶,煤,铀。中国诗人不缺乏消化月亮和诗篇这些属于农业文明的胃,缺乏的是消化工业产品的胃。莫笑愚的诗因此有着一种坚硬的质地,它不是好读的诗、柔软的诗、温情脉脉的诗,它的炸裂感和冷峻感使这部诗集呈现出真正的中性写作样貌,想一口气读完莫笑愚的诗是徒劳的,你只能分阶段读,边读边歇地读,这部体量庞大的诗集除了诗作数量多,还有庞杂的题材指向和高密度的语言意味。
    诗人洪烛说:莫笑愚的诗歌,不只涉及人与物的关系,更涉及人与人的关系、物与物的关系是旧时代人物关系打破后重组的关系,体现了当代诗歌的当代性,也可以说是先锋性。这种当代诗歌的概念,与当代艺术的概念并驾齐驱,富有鲜明的个人特色,也富有鲜明的时代特征。莫笑愚的诗歌风格,很难用既往的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现代主义乃至后现代来归类,似乎与诗歌史无关、与诗坛无关,当然,也与诗江湖无关,真正做到了“一个人的江湖”,只与她自己有关:是她自己的眼睛发现的世界,是她自己的灵魂重铸的宇宙。在她的诗篇中,空间是可以打碎的,时间是可以倒流的,更重要的,记忆是可以逆袭的。当别人都去追求山峰的崇高或鸟类的降落,她反而停留于原地,原地踏步,原地寻梦。不,她并没有落伍,因为她追求的是平坦,梦需要一片自我博弈的棋盘。梦即使碎了,心里的方寸之地也不会变成废墟,醒来的女诗人,整装出发,打扫战场。梦毕竟是梦啊,就像镜子,哪怕变成碎片,也是最完整的镜头,反映出一个个独立的世界,每一个都是新生的。她舍不得焚毁“无用”的诗稿,总是将它们完好地收藏在黑暗的抽屉里。就像把劈柴堆满壁炉,却不急于点燃,她依靠想象中的火光取暖。而它们的使命也就得以延长。

责任编辑:杨芳(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