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视直播 党媒聚焦 今日头条 搜狐号

要闻

【新春走基层】洞庭湖上守护生态的“父子兵”

来源:岳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1-02-09

岳阳广电全媒体讯 (记者 湛军 木子 亚麟 周丞 王敖)俗话说得好,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东洞庭湖广阔的水域上就有这么一对父子兵,他们在风浪中护江豚、守候鸟,向非法捕鱼说不,细致地和过往船只宣讲环保政策,誓言守护母亲湖的和谐与安宁。


早上六点,大雾,三角线码头东洞庭生态保护协会


只要老天不下雨,湖上风不大,市东洞庭生态保护协会的志愿者们都会下湖。腊月二十二,多云间晴,协会会长何大明和儿子何东顺头天晚上就睡在了保护站。所谓保护站,其实也就是这三艘渔船,渔民上岸政策实施后,当地政府回收后没有拆解,特意留给协会使用的。何家父子虽然点起了打火炉烧水,顺便暖暖船屋,但船屋单薄,收效甚微。


多年的渔民经历让何大明了解洞庭湖的脾气,冬天的大雾散开前还会有一次浓雾。眼看着浓雾聚集,何大明集结起志愿者做下湖前的准备。


六名协会成员分成两组,一组由何大明带队,驾驶快艇巡湖护渔;另一组则由何东顺带领,乘坐巡逻艇向过往船舶宣讲最新的航行及环保政策。我们记者也分成了两组跟着下湖。


来到位于洞庭湖大桥下的一艘货船,何东顺轻巧地跳到对面的船帮上,系锚绳,拿资料,找船主。


何东顺:我们是东洞庭自然保护协会的,我们是一个公益组织,来给船员和船只做个宣传,3月1号《长江保护条例》马上要实行了,会要求所有船舶、有岸电的船要优先使用岸电,否则会受到罚款,我们还要宣传的是不要使用劣质油,使用起来就不会冒黑烟,对空气也好。


船主:好的,我们现在都把船上的设备更新了,就是为了岸电的使用。


何东顺:协会今年的工作主要是船舶污染这一方面,就是关于空气污染还有船舶的岸电的使用,还有渔民的转产转业,现在一起,然后还有江豚的保护,还有冬天的话就是候鸟,到了汛期 7月份也就是洪水期的话,掩护麋鹿迁徙。


何东顺说,船主们长期奔波在航行途中,人在江湖,信号不好,外界的信息也知之甚少。东顺他们主动送政策、送精神上门,一方面可以帮助船主不触犯相关的法律法规,另一方面也提升了他们的环保意识。何东顺说,自己之所以加入协会,成为一名“环二代”,就是受了父亲的影响。


何东顺 :我读高中的时候,他每天很早就会背着包,背着一个很大的包,背着一个摄影机就出去巡湖,过年都没回来过,就一家人过年就少了他,每年,以前很不理解他。


今年的何大明不仅自己不回去过年,儿子也跟着他不回去了,他依然带着大包小包穿梭在洞庭湖上。


何大明:每一次巡湖在这个区域,已经习惯了这个区域是没有变化的,但是它这个环境在变化,有时候看到的这个鸟的品种在增多,比如说有时候看到鸟只有这几种,突然间突然间巡湖的一看发现里面又来了新的鸟类,所以每天都是挺开心的。


东顺是跟着父亲做环保,可父亲却是从捕鱼者变成守护者的。何大明祖辈三代都是渔民,自己9岁起就跟随长辈在洞庭湖捕鱼,电打鱼、迷魂阵、矮围网围这些如今被禁止的捕捞方式都搞过。直到2013年,他救起一对江豚母子,才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


岳阳市东洞庭生态保护协会会长何大明:我隔了十来天看 这个江豚还在我船旁边,它都不走,它就是围着船边,它有感情似的, 不愿意离开。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说我要保护江豚。


感慨于这份善意,老何立志守护江豚,从此做了志愿者。2015年,何大明邀上志同道合的环保人士,组建成立了岳阳市东洞庭生态保护协会。从此,巡湖检查、风餐露宿成为常态,就在这次巡湖至太平咀区域的罗汉洲时,发现了三个锚鱼的人,老何急忙停船去驱赶。


穿着套鞋在泥地里走路并不轻松,深一脚浅一脚不知道哪里是平路哪里是泥坑,更别说去赶人了,我们摄像记者赶不上老何他们,只能通过镜头看到在追赶中志愿者徐乐辉不小心陷入泥潭,顾不上鞋里的冰泥水,拔出腿来继续上前劝阻。


何大明 :这就是锚鱼,你们要快乐垂钓,不要到这里来,这就是捕捞,明明十年退捕,渔民都上岸了,你们又跑下湖了,是吧,这个行为不行撒。


徐乐辉:要劝导,不要他们使用锚钩,这路看起来很平整,但是你跑起来就。


他们说的锚鱼,是指冬天湖水又浅又冷,鱼儿扎堆时,钓客们甩出锚钩在水底挂鱼。劝走锚鱼人后,老何继续南下,接到举报,煤炭湾水域还有渔民们遗留下来的地笼王,他们得去处理掉。


何大明:对,这里面还有小虾,你不清除的话,以后水鸟逗留,在洞庭湖栖息,在我们这个区域栖息时候,误进到里面,所以发现一起,就要清除一起。


清除了水里的,还有洲滩上的,把船停好后,他们又上岸了,与罗汉洲的泥巴地不同,煤炭湾的地都是平坦的,甚至还有野菜茂密地长满一地。


何大明:原来是就是一个渔民活动的中心区域


何大明:是啊 就是渔民十年退捕基本上都上岸了 所以说环境都回归自然了


做完这边的工作,已经是一点半了。再上船,开暖瓶,吃泡面。


何大明:以前在外面都是吃压缩饼干,也可以吃方便面,像方便面一定需要开水,开水有时候我们在巡湖的过程中,船有一些颠簸有时候开水瓶就烂了,烂了就没睡,只有方便面,没办法,就只能干嚼,嚼到口里都吐泡泡,吞下去的时候慢慢慢慢的,整个过程都能体会到。


简单地吃完午饭,老何他们就返程了。


走西边去,沿东边回,来回四五十里水路,浪稍微大一点,船就颠簸得厉害,风吹在脸上,辣辣地疼。好在有小鱼随翻起的浪花跃出水面,有水鸟陪着前行的船艇穿越风浪,时不时还有江豚结伴同行,这应该就是志愿者们最大的快乐。


如今,有了许多像东顺这样的年轻人加入,协会的志愿者已经有了一百多名,再加上政府的支持力度不断增加、大众的生态保护意识进一步加强,何大明小时候的洞庭湖正在重现。


何大明:那时候真的美 洞庭湖 那个鸟来的时候 天上看不到月亮 小时候看到的江豚 那个江豚起舞的时候上千头。


春节马上就到了,协会收到了湘潭的志愿者寄过来的春联,父子俩又起了个早床,要在下湖前把它贴好。


何大明:这几年洞庭湖生态已经在逐渐恢复了,还只有两三年就得到了成效,相信在禁捕十年之内肯定洞庭湖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何东顺:希望新的一年父亲他们平平安安 在巡湖的时候能够顺顺利利 其实我觉得平安就非常的好 这就是最大的祝福了。


责任编辑:实习生 何若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