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注 视频 生活 图片 论坛 专栏 专题

时局

甘肃供血浆者:看到过学生“卖血” 称来钱快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4-08-19

    原标题:供浆者自述:我看见穿校服的学生来卖血

——甘肃武威未成年人遭胁迫“卖血”事件追踪

新华网兰州8月18日新媒体专电 “中国网事”记者肖正强 陈斌

甘肃武威多名未成年人遭胁迫“卖血”事件被曝光后,引起广泛关注,相关涉案人员已被批捕。

18日上午9点,武威武南兰生单采血浆有限责任公司单采血浆站大门紧闭。门口贴出一张通知,称因“单采血浆计算机管理系统出现故障,需彻底改造更新换代,从即日起暂停采浆”,至于何时恢复将另行通知。

而据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网站15日消息,中生股份及其兰州分公司已派出人员对该血浆站进行“全面督查”。

在涉事血浆站门口,“中国网事”记者看到半小时内约有十几名供血浆者打算“卖血”。经过交流,其中一名1990年出生的供血浆者小军(化名)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卖血”经历。

据小军讲述,他是2013初经朋友介绍得知,来血浆站“卖血”一次可以“轻松”赚到200元。当时经济状况窘迫的小军打算试一试。

从外面看去,血浆站的办公楼共分三层。“去年过年的时候,朋友带我来到血浆站一楼大厅。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进行了拍照和身份查验。”

经过称重和血样化验,小军顺利通过审核,拿到血浆站核发的《供血浆证》。随后,由当班护士带往二楼的采血室抽取了580毫升的血浆。

“二楼和三楼各有8台采血机,一般情况下每台机器旁都有人在抽血”,小军说,“通常情况下,半小时左右就能完成全部采浆流程,拿到‘卖血’钱。”

小军告诉记者,从2013年初到现在,他每月都来这儿一两回,跟经常前来“卖血”的供浆人员都混熟了。

他发现这里不时会出现一些穿着校服的学生,拿到“卖血”钱后就离开了。“学生嘛,没钱,‘卖血’这路子来钱快。”

他还亲眼看到一名学生在采血浆时当场晕倒,还有隔三差五就来供浆的。

据他说,今年7月,一名频繁供浆者因与他人斗殴被抓,在派出所交待了频繁采浆的事。此事发生后,当地卫生部门介入,采血浆站频繁采浆才被叫停。

小军的说法并未得到当地警方和卫生部门的确认。

据了解,我国《单采血浆站管理办法》规定,每次采集供血浆者的血浆量不得超过580毫升(含抗凝剂溶液,以容积比换算质量比不超过600克)。严禁超量采集血浆。两次供血浆时间间隔不得少于14天。严禁频繁采集血浆。

知情人士透露,该血浆站采集的血浆是作为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人血白蛋白等血液制品的原料。血浆站为方便管理和统计,统一按照《单采血浆站管理办法》规定的采浆上限值,很可能并未履行告知义务和征询供浆者关于采浆量的意见。在与记者交谈过程中,小军不停在擦汗,“我再也不‘卖血’了,经常供浆的人,连一个小小的感冒都抵挡不住。”

小军熟悉的供血浆者约有50多人,其中年龄最小的17岁,最大的超过60岁,他们都是血浆站的“常客”。“这些人身上都没什么钱,有的是因为工资不够花,还有赌博输光的。”据他了解,大部分供浆者都为生活所迫。小军本人今天准备“卖血”,也是因为打工的餐馆这月还没发工资。

望着自己编号为1079的《供血浆证》,小军告诉记者,像他这样靠“卖血”补贴花销的人很多。

据武威警方通报,目前涉案的7名犯罪嫌疑人除1人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外,其余6人因涉嫌强迫卖血罪已被批捕,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王琬琪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