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视直播 今日头条 搜狐号

文化

三碗汤两只鸡

来源:岳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12-30


blob.png


   怀梵

   以前,我每年都去广州、深圳好几次,这些年因工作忙就去少了,这两年几乎没有去广州,故此,21日,我抱着愧疚之心再次来到广州拜访有綠老居士菩萨们。


   几年未见,她们还是那么热情,在一素菜馆宴请我们一行三人,她们有十几人,一大桌。


   有两位老居士负责看菜谱点菜,上了一大棹素菜,在点汤的时候,一位老居士帮我点了一碗汤,我与随从人员共三人,另外一老居士觉过意不去又加了两碗,共三碗。


   十几人,共三碗汤,客喝主不喝,我默默地看着这三碗人参汤,看着这些八、九十岁的老人们,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知道,她们也想喝,只因汤贵了些,就舍不得喝了,我一直没有说话,没有推让,无法推让,艰难地吞咽下去,因为推让会使她们更难为情。


   二十年来,就是这些白发的老人、俭朴的老人、慈悲的老人为岳阳圣安寺募化了近千万建设资金。


   回到宾馆,目视着珠江,发呆地坐在那儿,想着那三碗沉重的素汤。


   21日,中国佛教协会原会长坐化圆寂,二十五日我从深圳奔江西云居山真如禅寺祭拜后返回岳阳,而在二十六日零晨接到电话说老父已往生归西,我必须又起程赴桂林行孝。


   马祖道一禅师曰:"修道莫还乡,还乡道不香,溪边老婆子,呼我儿时名"。我深深的知道祖师一的训戒,但是,老父离世,不回不行的。或许,回有损于道,但是,不回有损于孝。至于村里乡亲有些张长李短,如何称呼也不重要,三十年的文化相隔,定是有些遥远的。

   记得我大概三五岁时,我得了肠胃病,父亲背我六、七十里地县城治病,虽然出家,但父亲的养育之恩岂能忘却,不孝不谈宗教中国化,所以赴乡尽孝也是宗教中国化方向的一部分。


   父亲一生,是劳苦的一生,勤俭的一生,少话语,心慈悲。子女虽多但必读书,这是他前半生的努力方向,

   老父入土,仪式众多,披麻戴孝,跪拜行礼,乡村视为常规,有村妇见我不跪而责备,我便说穿了和尚衣服不好跪,她们只得作罢。


   其它丧葬民俗,还能宜过,唯杀鸡以供,我难以接受。

   在家乡大多数村落,在土葬时都要杀鸡,开穴杀一只,封穴杀一只。


   作为被浸泡数十年深厚佛教文化的我,对于杀鸡供神供祖而持有异议。这一点坚决反对的,只能用佛理因果苦口劝说,村民也是怕因果,两只鸡才免一死。


   杀生以供,在农村很普遍,这些民俗文化也有几百年几千年,唐代文豪柳宗元在柳州任剌史时,见村民杀牛供祖,便建佛寺化度,并以文记之,今日,作为佛子,虽不能建寺化众,救得两只鸡也是一种欣慰,要知道杀与不杀是一种文化取向,改变何其易,这是民俗与佛理的对撞,他们能依而不杀便是不易了,故以文记之。


责任编辑:戴瑾